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爱游戏app客户端:梁宇翀许怡然谈网游:好产品成就下一个畅游
发表日期:2022-07-03 10:14:40 | 来源:ayx爱游戏体育官网 作者:爱游戏电竞在线>  

  12月29日消息,广州网游数码CEO梁宇翀、巨人网络战略投资总监许怡然、U9游久网创始人刘亮近日做客由腾讯科技与博瑞传播联合主办的访谈节目《新媒体投资沙龙》,畅谈“2010年MMORPG新机会”,称好产品成就下一个畅游。

  据了解,在金融危机不断加深的2009年,中国的网游行业经历了蓬勃发展但同时也充满变数的365天。这一年,腾讯因超过盛大跃居收入规模榜首,九城因失去《魔兽世界》跌出前十;另一方面,联合运营风生水起,政策监管日益趋紧,网游行业喜忧参半。

  在谈及行业变化时,许怡然表示一个网游企业的成功仍然靠的是好的产品,有好的产品企业就不会缺钱缺运营平台,所以网游企业最应该关注的还是如何把产品运营好。

  梁宇翀很赞同许怡然的意见,他表示如果能够把一款产品做好,也很容易使一家公司成功,就像《天龙八部》让搜狐畅游上市,或者是《成吉思汗》让麒麟网成名。

  梁宇翀总结说,未来单纯研发公司仍有机会,不过再往后几年,单纯代理或者是单纯自主研发的企业将比不过自主研发加运营的企业。

  谈及网游行业的联合运营时,刘亮认为这是一种可以长久发展的趋势,但联合运营只能使企业脱贫而不能致富。梁宇翀则表示,网游企业联合运营过程中会遇到一些问题,但只要合作双方保持开放心态仍可以一起做很多事情。(文/雷建平)

  广州网游数码CEO梁宇翀、巨人网络战略投资总监许怡然、U9游久网创始人刘亮与沙龙主持人苏丹(腾讯科技摄)

  许怡然:我看产品主要还是看团队,看做产品的人的水平怎么样,我觉得经过实战成功过的或者说在实战上摸爬滚打年头比较长、又潜心做产品的人成功概率会高一些,产品长期能够留存用户赚钱的可能性会好一点。

  梁宇翀:其实我还是蛮看好一个平台,就是360。看好它是因为它的装机量很大,有些玩家首先就会装上这个系统,在这个基础上,实际上有这么多的用户,而且本身又是配置了电脑,其实可以做很多事情。

  许怡然:如果完全不认识的人的用户平台,比如说4399,土豆网其实它的用户量极大,因为他们没有社区性,人今天来,明天来互相之间也没有什么关系,这样的平台价值可能往往不如那些你像像校内,像腾讯,用户之间已经有既有的一些关系,再去导入一个游戏的时候相对来说推广会容易一些。

  刘亮:我这么多年坚持一个周,每一周去一次网吧,我跟网友聊聊,我说你的游戏是2D还是3D,问了上万个,能回答出来的就十来个,他们不知道什么是3D,什么是2D,2D可能视角上有一些特效,3D可能给你锁了,是2D半的,玩家不关注你这个东西到底是几D的。

  许怡然:我觉得关键还是网游行业是内容为王的,关键还是看产品,尤其是现在用户发展速度还比较快,未来三五年之内还可能再翻一番。所以现在重点应该还是看产品,一个产品可能造就一个平台。

  许怡然:我觉得非常准确的一个结论是纯研发的公司和纯代理的公司肯定不如代理加研发这种结合型的公司好。

  许怡然:我们在讨论MMORPG类型游戏跟社区化跟普通的网页的社区怎么样学习借鉴结合,到目前为止,我认为做得还不是很成功,第一就是所有做SNS游戏的人绝大多数都没有做过MMORPG,他们不太懂得MMORPG里面已经既成事实的一些方法。

  梁宇翀:再过多几年,如果单纯是代理或者是单纯是自主研发绝对不如自主研发加运营类型公司,特别是像腾讯这种很大的用户平台,一般公司很难跟它抗衡。

  梁宇翀:毕竟中国互联网玩游戏的这些用户这些量其实蛮多了,当这些量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你再继续去拉更多的用户花费的成本会越来越高。我觉得可以考虑通过一些方式让玩家多多少少付一点费用促使他们慢慢去做一些消费。

  许怡然:研发人员的费用基本到到一定平台的时候就打住了,这个时候关键你找人找得对不对。你要是找了一帮很牛的人,30个人做一年,比100个人做两年的项目更好,这个差异性就变得极大了,这也是我们现在投资的一个核心理念,找对人做这个事。这个产品的研发成本永远是可以控制住的。

  许怡然:我觉得会,我们现在把公司内部的研发人员都分拆出去做独立公司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大趋势,因为你不做,别人就会逼着你去做,所以我们就做了,这会是一个大趋势,但是我觉得与其你真的完全独立出去单打独斗你会遇到很多困难。

  刘亮:刚才前面提到了做这种游戏研发是以前有过成功经验的人去创业的最好的一条路,这条路投入小,产出大。只要有一个比较好的背景,很容易有那些人关注,基本上创业不说挣到钱,起码不会亏。

  许怡然:(关于IPO)未来一两年之内还有可能靠单款游戏一下子就上市的情况,但是国内有十几家这样的公司都是自己干的,那个时候市场给你的PE就会越来越低

  主持人:“50分钟带您迅速了解一个TMT投资领域!”各位下午好,欢迎来到由博瑞传播和腾讯科技联合主办的《新媒体投资沙龙》,我是主持人苏丹。

  今天是12月28号,再过3天就是新年了。在经济危机不断加深的2009年,中国的网游行业也经历了充满变数的360天。这一年,腾讯因超过盛大跃居十大运营商榜首,九城因失去《魔兽世界》跌出网游市场前十。

  根据易观国际的最新数据,2009年中国网络游戏市场规模是260亿,2010年这一数字将达到373亿。那么,明年这100多亿巨额增量将被哪些网游厂商切分?明年有哪些新游戏产品值得关注?有什么样的投资机会和并购可能性出现?在今天的沙龙里,我们将和大家一起探讨2010年“MMORPG市场也就是网游市场的走势和新机会”。

  欢迎三位远道而来的嘉宾参加今天的新媒体投资沙龙,首先有请各位跟观众打个招呼,自我介绍一下好吗?梁总开始。

  梁宇翀:大家好!我是来自广州网游数码CEO梁宇翀,我在2000年的时候做了中国大陆第一款大型网游《天下》,后被网易公司收购,再后来在网易公司制作了《大话西游 Online》这款产品,在2004年的时候,我成立了网游数码这家公司,现在开发的产品有《大话战国》、《天羽传奇》和《勇敢传说》。

  许怡然:大家好!我是巨人网络战略投资总监许怡然,我今天代表私人,我个人在游戏圈里干了15年,创业7年,投资也做了7年,从03年加入搜狐开始就开始在大公司干,可以跟大家分享创业的艰辛,跟梁总也是好朋友了,我原来在搜狐干,当时参与过《刀剑》、17173、《天龙八部》这些项目,后来在RealNetworks做休闲服务器,再后来在EA做亚太服务器的外包。现在在巨人负责投资。

  刘亮:大家好!我叫刘亮,没有前面两位这么辉煌的历史,之前做过一段时间的私服,后来做了挂QQ,一种比较边缘化的产品,05年开始做个人网站,一直做到现在,目前,U9游久网在垂直行业媒体领域里面能够排到前三了。

  主持人:三位起码有十年的从业历史了,在网游行业里面,要么是开始玩别人的游戏,被别人赚钱,现在都在研究怎么赚钱别人的钱。第一个主题是关于网络游戏产品的,因为网游是标准驱动型的行业之一。

  在过去几年里,一款游戏成就一个新公司的案例层出不穷,比如说麒麟网的《成吉思汗》还有上海绿岸的《蜀门》,2010年你们有没有比较看好的新产品,为了公平起见,可以说一个自己的产品,可以说一个别人的产品,关键要说为什么看好它,看好它的标准是什么?

  梁宇翀:我从三个方面来讲我看好哪些产品以及看好它的原因,第一个方面是从产品方面,我比较看好那些产品倍数比较好的产品,比如说就像盛大的《星辰变OL》,这是由一个网络小说改编的,在中国很多用户读过它,我看好它的原因是因为它有很庞大的读者基础,这些读者看过《星辰变》后又喜欢玩游戏,当这个游戏出来的时候可能会更多的跑过来玩。

  第二个方面我是从市场角度看,我比较看好《梦幻诛仙》,他们采用了比较立体化的营销手段,产品在推出的时候成本不是很高,但是效果很好,可以把边缘的一些人员也拉进来,这是第二种。

  第三个方向是游戏平台,我很看好像QQ这样的大平台,每一个游戏都不差,到它的这个平台上都能做得很火,比如说QQ之后推推出“QQ仙侠”。在中国网络游戏已经有很多用户在这里面了,未来在这些年里,继续再拉动用户实际上它的这种增量会慢慢的放缓,也就是说,在若干年后可能再想去拉更多的用户去玩游戏可能就不是那么容易,所以更多的把一些年轻人或者是老年人给拉进来会是比较好的一个方向,比如说大家把之前没有怎么玩过游戏的人拉进来,他的忠诚度其实是最高的。

  主持人:除了QQ之外有没有别的平台类的跟网游相关的,您觉得蛮有戏的,但是现在属于新军这样的。给点时间让梁总先想一下吧,请许总接着刚才的话题说。

  许怡然:我看产品一般看得稍微长线一点,因为我觉得短线的人数冲得比较高,可能未必就能证明这个游戏长期能持久,我主要还是看团队,看人,看做产品的人的水平怎么样,我觉得经过实战成功过的或者说在实战的战场上摸爬滚打年头比较长,又潜心做产品的的人成功概率会高一些,产品最后的长期的能够留存用户赚钱的可能性会好一点。

  因为你刚才也讲了,我作为巨人公司人员至少我要谈一谈,我觉得实际情况来讲,其实也是巨人在这方面有很多年经验,应该说明年比较看好,比较早能够起来的是《绿色征途》,大家也知道我们跟腾讯搞了联合运营,加上这个平台的作用,加上这款游戏在设计上的有一些突破,在游戏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下,理念上的突破尤其是类型上的突破很有可能能造就新的机会,前提是它由很有经验的人很专心很有经验的做的,这几点加在一起就容易成功,所以说《绿色征途》肯定是一个很有竞争实力的很好的案例。

  另外就像我们做巨人也发现了一些不错的人才,虽然以前实战经验未必特别多,但是他们的心态非常好,他们研究得特别细,学习得也特别好,像我们投资的这个产品应该是明年的亮点。

  刘亮:我看好《大明龙权》,这个产品的运营方之前是腾讯最优秀的运营经理,这款游戏在他们的运营方提出了很多修改意见,开发方是上海的,就是原来网易出来的一个团队,这个团队也是很有经验,他们两方结合之后,这一款产品有可能会爆发,再就是腾讯有一款新题材的游戏,模仿原来单机的DAOTA,我们在魔兽地图这一块做了这么多年,很了解这一群用户的市场占有率,这款游戏完全是把DAOTA搬上了网游,但是它还是平台化的网游,没有走网游的路线,如果能够走网游的路线的话,可能这一块也是一个大的突破。

  再就是《征途二》,《绿色征途》不是很看好,因为老的巨人人员已经走得稀稀拉拉了,新的一批才上来,新人学习能力很强,但是这个产品是一个练手,《征途二》是我们非常看好的,它里面有一个非常复杂的任务系统,它就是让你的每个人的游戏历程不一样,我们俩都练到60级,但是我们俩做的任务都不重叠,这个点是以前没有的,所以《征途二》可能是一个爆发。

  主持人:您讲一讲有没有专门的开发团队,就像今年的麒麟网一样,出来新公司,出来一款打游戏,觉得不错,这样比较容易爆发而不是之前大家熟悉的那些名字呢?这个有没有让你觉得可能明年有机会的?

  梁宇翀:其实我觉得就平台而言,只要是有用户的,都可以成为一个跟游戏合作的平台,充分挖掘现有的一些用户,让他们收费,这是大家都在往这里走的,其实我还是蛮看好一个平台,就是360。看好它是因为它的装机量很大,有些玩家首先就会装上这个系统,在这个基础上,实际上有这么多的用户,而且本身又是配置了电脑,其实可以做很多事情。

  主持人:许总那边也看到有的开发公司多,平台类的话,您觉得有没有比较能够出来的,明年比较有戏的?

  许怡然:我觉得关键还是这个行业是内容为王的,关键还是看产品,尤其是现在用户发展速度还比较快,未来三五年之内还可能再翻一番,所以现在谈平台有价值是有价值,但是现在重点应该还是看产品,一个产品可能造就一个平台。

  所以现在还有机会,等将来整个饱和之后,你再去一款产品能够占多大市场可能就有限,那个时候用户都被瓜分得差不多了,所以我觉得最近这一两年我的关注点可能重点还在产品上。

  但是平台也有一些像刚才他讲的,360,像这种既通过软件装在用户机器里,他使用他的游戏用户比较多的,像迅雷其实也是比较好的平台。可能他们都面临一个问题就是他们的用户互相不认识,所以跟腾讯还是没法儿比。

  主持人:有没有一个转化率的问题?本来来我这儿是为了当杀毒软件或者是开看视频的,你怎么能让这么多的人转化成游戏的玩家?

  刘亮:我觉得迅雷可能在这个点上做得非常好,第一点,他们从公司层特别关注这个东西,总经理程浩亲自在抓游戏这一块。首先你在下载的时候,他就知道你这个用户平时下载哪一类游戏,你是喜欢休闲类的还是RPG类的,他对这个用户做了记录,这个时候他可以向你推送一些相对应的内容。

  迅雷现在的装机量和电影的覆盖率都已经是行业里面第一了,再加上游戏这边合作之后,我们出了一个游戏视频频道,大量的高清视频都在上面堆积,这个频道也聚集了大量的迅雷的用户,其实迅雷也是具备了做游戏的条件,只是看能不能碰到好的产品。

  许怡然:刘总刚才提到《征途》老的策划人员走得稀稀拉拉,这个我不太认同,我认为其实《征途》留住了公司最关键,最核心的人,其实整个《征途》的项目组是一起做的,《绿色征途》第一步,您看好《征途二》是对的,老人甚至不断流失的核心的人很少,甚至我们有回来的人,武强原来从公司离开过,但是现在又回来负责公司的项目,对好的人才公司挽留的效果还是不错的。

  另外讲平台的事我还要补充一下,我刚才讲到人与人之间认识不认识其实很重要,如果完全不认识的人的用户平台,比如说4399,土豆网其实它的用户量极大,因为他们没有社区性,人今天来,明天来互相之间也没有什么关系,这样的平台价值可能往往不如那些你像像校内,像腾讯,用户之间已经有既有的一些关系,再去导入一个游戏的时候相对来说推广会容易一些,这个也是要考虑的一个因素。

  许怡然:SNS化其实已经在发生了,我们投资已经一年多时间了,我们在讨论MMORPG这种类型的游戏跟社区化跟普通的网页的社区怎么样学习借鉴,又结合,其实SNS仅仅是一个尝试而已。

  到目前为止,我认为做得还不是很成功,第一就是所有做SNS游戏的人绝大多数都没有做过MMORPG,他们不太懂得MMORPG里面已经既成事实的一些方法,让玩家认识和活跃,让玩家长期的活跃起来,有意思并且付费,这个观念他们学习得还不够深。MMORPG这边跟他们学习也比较少,未来双方多学习之后,两个领域都会有提高。

  主持人:刚才梁总提到的你第一个看重的类型是从现在流行的小说或者是流行的蓝本改编的网络游戏,这个已经做了很多年了,因为现在很多人说游戏缺策划人才,这个办法可不可以缓解游戏里面策划能力弱的一个重要手段呢?

  梁宇翀:其实这应该是两码事,因为它主要解决的是一个用户群问题,就相当于我如果这个产品的背书好的话,它就会使得很多玩家在我没有投广告的情况下会有很多人来玩,就好象是《鬼吹灯OL》,《鬼吹灯OL》当时做的广告很少的,但是实际上它的效果很好,就相类似于这样的,它解决的只是用户群的问题,而不是策划。

  策划解决的是比较深入和重要的问题,就是说即使你一个产品有很多的用户,但是你游戏做得不好,策划得不好,其实也是不行的,它只能说玩家来玩,可是玩一阵子可能就走了,所以这个策划在后面几次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谢谢梁总,游戏的蓝本并不能解决策划的问题,策划是怎么留住玩家让他在里面产生经济效益。我们现在讨论关于研发和运营的博弈,易观国际的于扬认为:“代理型、研发型、运营型是当前网络游戏的三种主要经营模式”。他认为现在代理型的公司已经完结,研发型和运营型还能等量齐观。但是未来三五年之后最终胜出的是运营型。

  这里涉及到研发型公司的一个机会,他们要么转型成平台,要么走研发体系,走好莱坞式的制片道路,各位您是否同意他对于这个判断的趋势,您对研发型公司会有什么样的建议呢?

  刘亮:首先我觉得没有实践就不能发言,于扬后来做UM,做运维,他不是一个合适说这个话的人。这个点现在已经没有非常清晰的划分了,纯的研发型,纯的运营型,研发的可能做一些联运,运营的也可能做一些开发公司。

  刘亮:研发型公司一般是创业有过大公司的经历,出来创业的第一选择,研发投资小,可能比较稳妥,而运营现在已经是各家大渠道的有了,是有钱人玩的了,这个已经不存在单纯想做代理就能做了,必须有一个核心的平台来支持你。

  主持人:他们未来在面临大的公司的市场的强势的情况下,有什么样好的建议可以让他们觉得未来可以有比较好的独立发展的空间呢?

  刘亮:机会很多,运营公司再大,他们都缺好的产品,好的创意不是时时有的,这个是可遇不可求的,而运营型的公司,其实大家都是在做某一个渠道的时候聚集了这个用户转换成运营的,比如说现在的迅雷,像腾讯,他们也没有想到能在游戏上有这么大的爆发,之前是想做OM,后来是转化的。

  许怡然:我觉得非常准确的一个结论是纯研发的公司和纯代理的公司肯定不如代理加研发这种结合型的公司好,我觉得纯运营公司其实就是代理公司,所以实际上有三类,纯代理和纯研发,肯定不如自己又研发又运营的公司好。

  所以你非讲研发公司一定要跟运营公司博弈,其实根本上来讲还是你有没有好产品,只要你有好的产品,比如说今年,咱们有冒出来比较不错的新公司,《成吉思汗》等游戏,自己研发了好产品,自己运营,没有问题。

  其实我觉得现在这个产品绝大多数的运营公司还是要到外面砸广告,砸出来的用户,不是靠自己平台上既有的用户,自己平台上既有的用户的确非常有价值,他甚至就做代理,也能做得很好,因为所有人做开发,做代理,肯定要找人运营。

  因为你有那么庞大的用户,但是目前的市场情况下,绝大多数的运营商还是要投钱到外面拉用户,其实只要你有一个好产品,找钱是不难的,找运营也是不难的。所以我觉得核心还是要关注在产品上,怎么样把产品做好,这是第一位的。

  梁宇翀:其实我想把这个话题又搬回前面几个问题哪里去,我认为在中国,网游产品开发方面虽然是比韩国或者是比欧美这些要落后一点,但是总的来讲,它跟前些年是不一样的,至少在目前大家做产品基本上都是已经积累了很多经验,所以想做出来一个产品其实难度不大。

  但是可能里面还有一些难度大一点的就是怎么把这个产品做好,就像刚才许怡然说的,如何把一个产品做得尽善尽美或者是符合用户需要的,做到极致就比较困难一点,但是只是把它做出来,能够让玩家去玩,那些是比较容易的一件事情,像我刚才回答问题我都把这个焦点集中在怎么推广,怎么拉用户,我会把它集中到那上面去,并没有集中在产品怎么去做好,怎么开发之类的。

  回到刚才你问的这个问题了,我觉得如果能够把一款产品做好,实际上也是很容易能够使一家公司成功,就好像是《天龙八部》或者是《成吉思汗》这种类型的,所以在未来单纯的研发公司还是有机会的,但是再往后看,再过多几年,我觉得许怡然讲得对了,如果单纯是代理或者是单纯是自主研发绝对不如自主研发加运营的这种,特别是像腾讯这种很大的用户平台,很难跟它抗衡的。我觉得就是这样。

  主持人:刚才讲到研发和代理的一个模式,我们今天的线年的预测,可能行外很多朋友问,2010年单纯作为游戏开发商来说它所面临的成本是不是会继续上升,他所面临的环境以及第一代人才的流失能这个问题能不能凸显出来,因为我们知道现在号称开发一款新游戏要几千万,推广一款新游戏大手笔要将近一个亿,这样的一个数字会不会有新的一个更新?

  梁宇翀:目前拉用户确实不是那么容易,因为我们也是刚刚介入运营,之前我们是一家开发公司,我听到一些数字让我比较惊讶,这个数字比较大,或者是找了一些资料,我看到了现在拉一个用户的成本其实是越来越高的,因为毕竟中国互联网玩游戏的这些用户这些量其实蛮多了,当这些量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你再继续去拉更多的用户花费的成本会越来越高。

  要提高一个游戏公司的收入,不外乎几个方面,第一个就是你的用户量,第二个就是你的用户付费的比例,第三个就是你ARP值,但是在中国ARP值这方面如果你压得太高,跟它的收入不成正比的话,也是不行的。

  我们已经注意到特别是像《征途》《完美世界》这些游戏已经把用户的ARP值压得很厉害了,如果再往下压你要付出更高的成本,这样也是挺麻烦的,但是中国在用户付费比例上还是有不少空间,我们看到有50%的玩家是属于那种蝗虫玩家,就是相当于他不花费任何金钱的,我觉得可以考虑通过一些方式让他们多多少少付一点点的费用促使他们慢慢慢慢去做一些消费,我觉得这方面可以考虑一下这样做。

  刘亮:其实不一定投很多的钱才能做产品。比如说《蜀门》,《蜀门》之前的名字叫《天尊》,三年以前在国内做得不是很好,在国外卖了一次,拿了一些版权金之后又回来,营销点抓得特别好,比如说像下载只需12分钟,红衣MM事件,“苍天哥”等等一系列的事件下来,没有投多少钱,但是也得到了很好的用户积累。

  再一个就是ARP值,其实有些游戏ARP值低,但是不会出现社会阶层不稳定,付费玩家和非付费玩家的矛盾不会那么大,人民币玩家流失之后,它还会有新的补充,所以人才到底涨不涨,还是看这个公司到底运作是怎么来做的。

  主持人:刘总的意思就是具体的总额不一定提高,但是会做得更精,做得更细,更有创意型这样也可以胜出。

  梁宇翀:我觉得现在去做运营,去拉一些用户其实它的成本是一年比一年高的,但是在用一些比较好的一些方法其实也可以去降低这个成本,我也蛮赞同刚才U9游久网这位老兄讲的,我举一个例子,就像《完美时空》出的那个《魔幻诛仙》,他做了一个立体的营销,把线上、线下再加上视频结合起来,实际上等于找了一些新建的演员然后说要拍一部《魔幻诛仙》的电视剧,这样吸引了很多玩家,这样它的投入没有那么大,但是它的效果非常好。

  许怡然:我觉得媒体投放总体是变贵的,媒体就那么几个,肯定要价越来越高,这个没有办法。但是他们说得也对,采取一些技巧,不同的人投同样的钱最后产出的效果可能不一样,这个在具体的投放当中是会有一些差异,但是大的趋势是变贵的,这个还是要看产品质量,比如说迅雷暴风影音这种东西它花广告了没有?没有。

  现在有这么多人来,你还要找到产品能够创造口碑的一种方式,玩家喜欢玩你的产品,你的产品真好,那你不需要花太多的钱让大家知道,他们一传十十传百就来玩了,这是最核心的,这个能让你的效率提高一百倍。

  但是你在具体营销提高的倍数就是两倍三倍而已,关键还是回到我刚才说的产品产品产品,开发产品的成本,这个东西我认为不是永远不停的在往上涨的,因为一个水平不错的研发人员他拿多少工资基本上给到一定程度之后买房买车够了,你再往上涨,他的互相挖角的疯狂性会停止到一定水平上,因为人的生活水平到这儿了,你再给它翻一倍没感觉了。

  研发人员的费用基本到到一定平台的时候就打住了,这个时候关键你找人找得对不对。同样是一个项目,100个人做,做两年,你说我现在200个人做四年,我该能比哪个好四倍吗?这个倍数关系不存在。你要是找了一帮很牛的人,30个人做一年,比100个人做两年的项目更好,这个差异性就变得极大了,这也是我们现在投资的一个核心理念,找对人做这个事。这个产品的研发成本永远是可以控制住的。

  另外采用一种方式,让这些人都能够参与到你的利益里面来,不让他们觉得就做一个纯研发人员,我就领工资,将来这方面的竞争,你要是纯发工资,这个竞争就会变得非常激烈,我的工资就给你比你高,怎么办。现在我们采取的方式是大家都入股,大家都参与到利益的分配里面,大家都是自己在给自己干,这个竞争将来就不会那么可怕了。

  主持人:许总讲到了人才的问题,我再追问一句,网游的创业可能梁总比较清楚,05、06年比较多,这几年稍微少了一些,但是去年比如说出来一些新的游戏公司,他们有具体的研发经验,自己做公司,做老板,做得也很成功,许总,根据您的观察,您觉得网游行业“创二代”情况会不会继续延续?

  许怡然:我觉得会,我们现在把公司内部的研发人员都分拆出去做独立公司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大趋势,因为你不做,别人就会逼着你去做,所以我们就做了,这会是一个大趋势,但是我觉得与其你真的完全独立出去单打独斗你会遇到很多困难。

  这个梁总本身有体会,不如大家抱团,我觉得最后只要是分享到合理的利益其实都是可以做的,我觉得大的趋势的确是这些已经成功过的人士下次再去做的机会会有很多很多人给的。

  所以这个绝对是大趋势。单位完全独立这种趋势时间长了之后,就是所有的人都完全独立,恶性竞争之后可能会有反效果,所以最后分分合合,可能最后达到一种平衡状态是结果。

  刘亮:刚才前面提到了做这种游戏研发是以前有过成功经验的人去创业的最好的一条路,这条路投入小,产出大。只要有一个比较好的背景,像许总这种,很容易有那些人关注,我之前有哪些经理,有过一个好的背景,基本上创业不说挣到钱,起码不会亏。

  主持人:给我们又指出了一条光明大道。刚才提到研发公司和运营公司的一些关系,下面要进入比较热门的线D网游,现在有人说有些公司在做3D网游,以后全部做3D了,但是有的公司说我就做2D,各位怎么看往3D转型的一个趋势,您觉得这是不是一个必然,如果它是未来大方向的必然,它转型的时间点在哪里?

  梁宇翀:我觉得现在已经很清晰了,在05年左右,2D是占据主流的,但是现在我们也是看到3D的游戏已经超过了一半,其实已经在转型了,那么我们从头看一下,就是之前2D游戏主要是因为电脑的配置低它也玩得了,并且画面会比较精美,实际上现在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玩家的电脑不断的升级以及3D技术的不断的发展,实际上在未来3D肯定能做到越来越精美,而且甚至可以达到2D那么精美。

  然后在目前的3D能够做到很多效果,比如说换装或者是特效,这些都会比2D的这些游戏要好很多,鉴于这样的一种情况,2D慢慢占得份额就会越来越少,但是并不是说2D就会消亡,即使我们现在看一些电影,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美国的一些3D电影,但实际上像一些2D的一些电影我们还是能看得到的,就像那些漫画的电影,我觉得2D游戏虽然以后占得份额会越来越少,但是之后它并不会消亡,而是成为其中的一部分还会存在。

  许怡然:我有点不同看法,我认为大家有点混淆,就是视角和技术有点混淆了,我讲得可能稍微有点理论,我认为视角是很重要的,就是你从玩家的角度,玩家喜欢什么样的视角,玩家喜欢不喜欢随处乱转的头晕,你把那个叫3D,那俯视的都叫2D,很多的技术用的是3D的技术,所以我觉得关键要看玩家的需求,不要讲你用什么技术,这个不重要。

  有一个固定比例的玩家就是不喜欢随便转视角看,他觉得头晕,你是女性,你应该也有体会,很可能很多人就喜欢固定视角我就这么看,你不要我给转,不要抬头,不要晕,至于这样的视角的情况下,你用3D技术做特效,你用3D技术做人物渲染,可能这些玩游戏的人根本就没有发现,那你何必讲它是3D还是2D呢,很多人经常混,我这是用3D技术做,这有什么了不起呢?

  关键玩家接受是第一位的,玩家还希望客户端小一点,客户端要小,如果每一张图都是预渲染的,每换一次装,每换一次渲染都要换一次图,客户端就会变得很大,如果是用3D渲染,整个客户端可以压得很小,3D在这方面是有优势的,做特效方面也是有优势的。

  所以我觉得3D仅仅是一种技术,但是真正做出来游戏还是玩家说话算,我认为固定视角的游戏,在市场上永远有一个份额,这个份额绝对不会是永远越来越缩越小的,琐到一定程度我认为在40%左右,这个市场就定准了,有40%的玩家基本上还一直在玩俯视固定视角的游戏。这是我的看法。

  刘亮:作为我们来说需要知道玩家这个阶段关注什么游戏,一方面我们看迅雷的,看百度搜索,但是最主要的一个点,我这么多年坚持一个周,每一周去一次网吧,跟网友聊聊,我跟网友聊聊,我说你的游戏是2D还是3D,问了上万个,能回答出来的就十来个,他们不知道什么是3D,什么是2D,2D可能视角上有一些特效,3D可能给你锁了,是2D半的,玩家不关注你这个东西到底是几D的。

  刘亮:普通用户是不知道,这是所有的业内人士天天在这儿互相之间去比的一个东西。你的上帝是玩家,玩家不懂这个东西,他们只懂这个东西好不好玩,游戏是什么。还有2D的Q本回合制,这个是始终会保持下去,当然这个市场的门槛会特别高。这个市场以后肯定会很稳定的。

  主持人:讲到了下面一个线个月前的《新媒体投资沙龙》我们曾经探讨过这个话题,包括盛大和腾讯这样的传统运营平台进一步开放,还有迅雷,风行这样大量客户端的加盟,今年联合运营绝对是一个线年联合运营是否还会继续火下去?

  刘亮:联合运营绝对是一个可以长久发展的东西,但是它只能脱贫,不能致富。因为咱们就做“联合运营”的这种媒体平台咱们把它一分为二,好的和不好的,做得好的做一两年,两年之后我就做独家运营了,我不再做“联合运营”,做得不好的,放弃了,做了两次三次,觉得这个东西还不如我挣广告费干脆就放弃了.

  例如我们做了三个月的,我后来一算是挣了点钱,但是一做游戏,你自己天天在媒体上光说自己的游戏好,就没有这个公证型了,干脆我就把它放掉了,也停掉了,大公司做,你像腾讯他们做,这个说到始终是“后娘”的产品,后娘养的孩子,它首先第一肯定是分析它肯定会自己研发的产品是最大的投入,下来是自己。

  苏丹:刚才您说的作为平台,作为开发商来说呢?“联合运营”是否是它的长久训练的一个手段?还是只能脱贫不能致富。

  刘亮:作为开发商能够找到好的独代,它肯定是愿意一家独代的,找不到这种合适了,产品总不能做出来放在那儿把它放荒了。

  梁宇翀:他说得很对,因为我们还在发展之中,我们当然是很希望多去找一些平台一起去合作,通过一些方法能够大家一起成长,但是话讲回来,我觉得还会遇到刘总所说的这些问题,但是关键就是看双方是否开放,就是如果大家都有一种很开放的心态应该还是能够一起去做的。

  最后一个话题我们谈谈关于投资方面的一个话题,因为我们叫《新媒体投资沙龙》,要最后落到投资上面,我们知道上一周中青宝网也是在申请创业板,之前比如说今年还有一些成功的分拆上市的案例,包括今年频繁的并购,所以说各位您觉得在展望2010年,您觉得对于出于广大的发展中阶段的网游的公司来说,明年他们会遇到什么样的来自资本方面的一些机会和一些挑战?和今年有什么不一样?

  许怡然:我觉得核心还是看团队,您刚才讲的“创二代”的现象很可能是非常热的,就是创业成功的团队和人越来越多了,他们得到投资的机会会非常大,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明确的趋势。

  另外一个趋势就是投资商还是希望尤其是VC这种类型的投资商他们还是希望投带运营概念的,而不愿意投给纯研发的,我觉得VC进入这个行业可能更多的会选择具有运营概念的。

  但是也要小心一点就是说,VC绝大多数可能不是太懂,帮不了你什么。大家还是要考虑业内的投资越来越多了,业内的投资现在也都放开了,心态越来越开放,这是一个大趋势。所以我认为未来VC在中国投网络行业不一定好投,我觉得VC会面临一些压力,因为他能给的资源除了钱以外比较少,其实你能给的条件,这些业内的投资商业也得给得出来,VC的压力会比较大,研发团队,我建议以后稍微小心一点,业外的,既不是VC,纯业外的天使稍微要谨慎一点,我只是提这么一个建议。

  主持人:刚才许总提到了VC还是喜欢成长型的偏运营的公司,刚才咱们也说了,运营公司其实门槛越来越高了,你独闯一个运营类的公司来说,这个对VC是不是一个更大的风险?

  梁宇翀:您刚才问的这个问题,许总说的是另外一个问题,我觉得是这样看的,如果要回答您的问题,其实还是蛮容易能看到的,如果一个产品能够成功,它有那么几万人,它的收入有那么一定的份额,其实它去上市的可能型还是很大的,我觉得这个还比较好说,并且我们之后还会有很多的机会,有一些公司会凭着一款产品成功,可能公司能做得很大或者说公司甚至能上市之类的。

  我来讲一下许总刚才讲的这样一个问题,因为我之前是做研发出身的,当我是一个纯粹研发公司的时候,确实这个融资是非常难谈的,跟他们谈的时候,他们就会觉得,研发公司都是受制于人,所以他们更喜欢运营类的公司,但是实际上单独做运营又不是那么OK的,原因就在于,你运营一个产品做得好还OK,其实你运营的时候还是有很多风险。

  比如说像九城《魔兽世界》就给人抢走了,就是属于这样的情况,不是那么好。我就更倾向于更容易成功的这些创业公司,它会是自主研发再加自主运营的这种类型。

  就像网易当时在做《大话西游 Online》的时候所经历的这种路子,它能很快的去改任何的东西,只要它从玩家那里得到,分析到玩家需要它就可以去改,然后它能够直接面向用户,能够知道用户的需求在哪里,它的反应速度会非常快,不存在扯皮的问题。所以我更倾向于研发加运营会更好去谈那个融资。

  但是具体投资的人它是属于天使投资还是VC呢,还是业内的投资呢,我是这么看的,当你还是一个小公司的时候可能天使投资会更容易谈一点,但是大到一定的程度,前面业内的投资也是可以了,因为像许总这边也在投一些团队或者是一些看好的个人之类的。到了一定的程度的时候,实际上您不适合天使投资人了,这个时候就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普通的VC,另外一个就是可能就像许总这样的业内的资金,我觉得VC在某些方面其实还是能帮到很多忙的,比如说它在一些之后怎么发展,还有一些资源方面其实也是能给到一些建议。

  梁宇翀:但是业内的资金其实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它能提供很多资源,它其实有更多的游戏方面这个行业里面的资源,坏处也不多说,但只要大家的心胸是开放的,这个坏处就不是坏处了。

  刘亮:对于小公司来说,我觉得研发团队的融资机会特别多的,不管是盛大的18计划,巨人的赢在巨人计划,这些都是为研发团队创造了很多好的机会,当你有了一群人聚在一起,可能拿一个策划公司,可能感觉就是很好的一笔。对于运营公司,不一定单纯要钱,可以找媒体,找渠道,找平台,游戏行业现在大家关注的人很多,所以它拿钱不是很难,应该都是上升的机会越来越多了。

  许怡然:第一,业内投资也有区分,业内投资你要看清楚它到底是控制你,还是不控制你,它到底是帮你还是来压你,业内投资一定要竞选。业外投资我为什么说小心点呢,多数情况下你没有什么可选的,当你被迫要拿业外投资的时候你没有什么可选的,天使和魔鬼只有一步之遥,所以非常可怕。选业内投资比较容易选一点,只要慎重一点,没几个,仔细挑一挑,看它是帮助你还是控制你。

  未来一两年之内还有可能靠单款游戏一下子就上市的情况,但是国内有十几家这样的公司都是自己干的,那个时候市场给你的PE就会越来越低,每一家拿到的钱和PE就会大幅度下降,整个市场上市你获得的收益十来倍,没有多少,就是跟你分红拿到的钱没有太大的区别了已经,所以那个时候大家就该想一些其他的方式,怎么样整合,怎么样团结,怎么样把公司做得更大,更有竞争力,更有门槛。

  主持人:刚才许总提到IPO的问题,因为现在创业板也开闸了,创业板整个PE会高一点,特别是相对于纳斯达克市场对网游概念的认可,这样是不是会鼓励以后更多的国内的公司,像国内的IPO的机会,而不选择国外的呢?

  许怡然:一开始会有一点点机会,几家,五六家,七八家,一旦多了之后,PE马上就会降下来,哪一家就要讲清楚我要什么特殊的故事,我跟他们有什么不一样,它是靠一款产品,我也是靠一款产品,我讲不出来我有什么特殊之处,对不起,PE一定会掉下来。

  主持人:各位预测一下,你们觉得2010年的时候,比较会出现哪家公司IPO的消息?纯预测式的。

  刘亮:做媒体这一块经常会收到这些消息,有的时候有些人投稿,看到的比较多的就是一个是“蜗牛”,大家说蜗牛这一块可能会上,产品也不错,跟腾讯也做联运等等几个点。再一个是厦门的吉比特,有可能能上一个。

  许怡然:光宇、久游、中青宝网、吉比特,这肯定是排在前面的,后面还会有,但是不一定是2010年,差不多这些家都有希望。

  梁宇翀:我完全赞同许总的意见,因为有两个比较大的,他把它补充上去了,光宇和久游,这两个都是比较大的。

  主持人:今天因为是09年最后一期的《新媒体投资沙龙》,也感谢三位嘉宾的到来,刚才提到了一些2010年的IPO的公司我们也祝福他们能够顺利的上市,以后能够顺利的发展,在此跟各位网友拜一个新年,各位新年好!谢谢大家!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